一月,不要温和地走进那片荒野


《萌芽》2016.1

头条

路内《十七岁送姐姐出门》(小说)

20世纪90年代,大学生表姐的降临,在化工厂的青年技工们心中点起一团火,但大家很快就发现,想获得女神一个青眼,只有铤而走险送走女神。

访谈

路内+金理《梦里的荒凉和美是同一件事》

路内的小说创作多数基于他少年时代的工厂经验,他希望年轻的主人公能在故事中混沌不开尽情地“梦”,而作为早已成年的作者本人,他很清楚梦终将醒来,现实只是荒凉一片。

小说

察察《环球旅行》

当时代的车轮滚滚,“我”已是27岁宅男刘民的母亲,眼看他沉迷虚拟游戏完全失去对爱情的热忱、满足于热门的殡葬业工作对生命视若虚妄,“我”想潇洒离开世界的愿望变得渺茫。

王若虚《文字帝国·小宇宙》

燃泽与龙笙文人相轻又惺惺相惜,他们都相信离经叛道的自己才是M4全国写作大赛需要寻找的文学新星,无奈小城的报名表资源有限,他们只能共用一个参赛资格……

三三《第100万只绵羊》

在取得心理咨询师资格之前,“我”需要临床跟踪一些病人,自称左丘清的人就是这样进入“我”的视野的。她是一名失眠症患者,意识已被回忆和幻觉搅得混乱不堪,但对恋人“李政”的描述是个永恒话题。“我”渐渐为她的情绪所俘获,不再视她的叙述为病症表现。直到患者死亡,“我”被告知他就是李政—-爱一个人最终说服自己成为她,继承她的思维模式—-“我”似乎也对自己的身份陷入了怀疑。

符榕《看风景的人》

从一开始李小凡就习惯了被无视,但她并不畏惧注定的爱情之伤。而“我”也仿佛早就明白不必惊动她摇醒她,待她看透风景后,告诉她她也是风景就足够。

非虚构

徐畅《不要温和地走进那片荒野》

恍惚中,“我”的身体卡在冰洞里,背包也不知去向。恢复知觉后,我才发现腿和腰浸泡在冰雪中。“我”无法动弹。半个月前,独自登上火车来到高原时,“我”根本没有预料到这一切。

散文

张怡微《葛莉丝的安安》

这是一家家庭式的咖啡店,“我”几乎在此泄露了自己整个的朋友圈,而店主一家人之间的龃龉也并不避讳“我”,“我”们相互了解、观看,却又从不评价。

夏烁《图书馆之夏》

一个人求学,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的图书馆,很长时间里“我”就享受着这种慢和寂寞,对日常生活的“有情”也就这样滋生出来。

周洁茹《流沙河》

她千方百计来到人间,只是为了和那个代她受罪的人团聚;而他受着七日一次的万箭穿心之刑,告诉她那不过是出于怜悯,他也爱人,爱的是那个尊贵的男子。

沈大成《分段人》

分段人有点像忍者,你根本 “看”不到他,随时可能被他“偷袭”。他身藏利器, 在路上转来转去,给人们分段,这就是他的工作,他的事业,他的使命。

禾绿《我的男主角死了》

对于最后一次见面只有模糊的回忆,“我”记得当时很黑,“我”躺在黑暗里呼吸,仿佛天地一片,一切还没开始。半梦半醒间男主角向“我”走过来。他说:“嘘!跟我走,时间快到了!”

梁小雨《我仍幼时也听过爱情故事》

那些幼时听过的动人爱情,细细想来都如令人难堪的倾盆大雨。

张祯《天堂里的Maria》

Maria可不是什么圣母,她是染着红头发的异教徒,是在长途飞行中喝了三杯红葡萄酒三杯淡苏打水, 抑制了十五次抽烟的欲望,隔着机窗 在白云上作画一次半,上了六趟洗手间,终于平安地抵达冰岛,钻进了雷克雅未克的蛮荒日落的背包客。

专栏

#编导好忙#

金秋野《“灿鸿”来的那一天》

摄影师飙师傅始终不是现场叱咤风云的灵魂人物,患了眼疾的他只是负责给同事们拍拍工作照罢了,但他在台风天的忽然离世,让整个剧组在超现实的亢奋中镇静下来。

#当时惘然#

钱佳楠《第一次爱上别人是什么时候》

究竟什么是爱,爱和喜欢有差别吗?爱是无私的吗?栏主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两位观点迥异的年轻朋友,希望能给读者一点点启示。

Amazing

#惊奇公开课#

包慧怡《骑士文学袖珍辞典》

乘着《冰与火之歌》大热的东风,我们不妨跟随作者一起追溯一下“骑士文学”的源头,看看自高文爵士和堂·吉诃德的时代开始,一个真正的绅士,将要遭遇哪些难题,面对怎样的敌人,以及如何用被设定所限的能力出色地完成任务。

#惊奇乱讲#

《上仙来了》

仙侠究竟是武侠的升级版,还是一锅随心所欲的大乱炖?

萌星月报

钱佳楠《我希望是光》

最近一年“我”都在做各种各样与人对话的事,为小说积累一些素材。与“痛过”的人对话给了“我”很多触动,他们的故事不是“鸡汤”,而是提点智识的光亮:微弱,但具有永恒的力量。

小说连载

马广《明日不再来(七)》

虽然“我”并不对顾淑淑的死负有直接责任,但作为她的班主任“我”还是心有自责,尤其当“我”发现玩弄了她感情的男孩又毫无愧疚之意、和江若茗谈起恋爱时。

新概念

#参赛作品选登#

边梦娇《蜗牛》

它爬过植物嫩绿的叶子,留下淡淡的拖移痕迹。那微不足道的两根触角,感觉着周围环境的变化。真是有些可爱过头了,“我”心里温柔地感慨道,手指却不由得伸过去碰了碰小家伙的硬壳,一座旋转的房子,花坛里的爱丽舍宫。

#新概念书写#

刘文《从这里出发的旅程最远》

八年前在“新概念”的复赛现场,“我”被要求写一篇《从这里出发的旅程最远》,当时何曾想到脚下的旅程真的就此开始了呢?

#大赛专栏#

“华东师大杯”第十八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组委、评委、工委名单。